稳投资应精准集中补短板领域,稳投资应小心低

2020-05-06 作者:财经资讯   |   浏览(102)

面对当前中国经济遇到的困境,7月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投资列为未来经济工作“六稳”之一,近期配套财政、金融政策也持续发布,基础设施建设不出意外地被赋予重任,不过由此也引发了诸多讨论。 财政部8月14日发文要求各地加快地方专项债券发行进度,1万亿元额度应在四个月内集中发行完成。无独有偶,数日前银保监会在官网发布信息,要求加大信贷投放力度,扩大对实体经济融资支持,并指导银行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在建项目融资需求,加大对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金融支持。同时,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也陆续批复了系列铁路、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投资金额动辄数百亿之多。 从历史经验看,每当经济增长遇到困境时,基建投资拉动经济往往都是重点采用的,2008年和2012年莫不如此。以目前情况看,加大基建投资力度也有其必要性,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口径基建投资增速只有3%左右,相比去年全年增速15%降幅较为明显,既有结构性去杠杆过程中地方政府主动压缩低效率基建项目原因,也是紧信用下融资难的被动选择。 不过,虽说加大基建力度对于改变投资持续下行局面具有关键作用,且能一定程度上起到政策托底的效果,然而,基建并非力度越大越好,过度依赖于基建投资带来的短期增长反弹,从长期来看弊端不少,包括加剧地方债务风险、基建对于经济的边际效益递减等。 事实上,导致这些弊端的主要原因是低效率基建。2008年以来,中国资本回报率出现了较大幅度下滑,原因之一就是政府主导的投资规模持续扩大。与高效率投资相比,投资的低效率主要以过度投资、重复建设以及大量的投资浪费等形式表现。根据牛津大学对中国95个公路和铁路项目进行研究的一份报告,近半项目成本收益率低于1,也就是说在运营生命周期内并无经济价值。 当然,部分基建项目难以简单用成本收益率来衡量,因为可能具备更多的社会效益。但不可否认的是,此前几轮以基建投资为主的刺激计划,确实也留下了明显的后遗症,包括较大的过剩产能、较高的企业资产负债杠杆和较多的产品积压库存。 因此,眼下试图再次通过加大基建投资拉动经济时,应该特别警惕低效率基建项目,其中众多三四线城市的轨道交通建设项目、部分城市机场与火车站的重复建设等需要重点关注。政府对一些基建项目的审批,应该多一些事前的研究认证,以及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避免出现新一轮的产能过剩、资产泡沫以及“债留子孙”。 换言之,未来加大投资拉动经济,应该是有经济价值回报的有效投资,不然产能过剩、银行坏账和通货膨胀将难以避免,对经济而言又是一次更大的“积患”。 更为重要的是,纾困中国经济,相较于加大基建力度等措施稳投资,以大范围、实质性的减税为主的积极财政政策更是上策。财政部日前公布,今年前7个月全国税收收入同比增长14%,远高于GDP增速,足见减税降费空间之大。 如今,减税降费已进入下半场,重点应当从出台零零碎碎的减负条款转向改革税收制度,包括大幅度整并税种、大幅度降低名义税率以及大幅度降低社保费率;同时加快立法进程,稳定和明确社会预期,以此刺激消费提振内需、全面优化营商环境,形成中国经济新一轮增长期。 总体来说,面对当下经济困境,通过加大基建力度稳投资无可厚非,但要防范低效率基建,且应该把重点放在减税降费之上。

在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之后,各方解读接踵而至,尤其是对于贡献较大的投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3%,处于6%至6.5%的预期目标区间,达到了稳增长的目标。这其中,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8%,预期5.5%,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9%,1~5月增速为11.2%。

的确,在去年下半年的中央政治局提出“六稳”之后,稳投资开始在经济增长中扮演重要角色。从中央到地方持续推出稳增长举措,基建投资增速也在今年上半年逐步回升。

重要标志就是地方债发行规模的快速增长。财政部相关人士在7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半年全国地方累计发行新增债券21765亿元,约占去年额度的70%,远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其中6月份当月发行规模7170亿元,约占上半年累计发行规模的三分之一,创年内单月发行规模新高。

在财政政策层面,今年前5个月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达93023亿元,累计同比增长12.5%,高于去年同期增速,财政支出提速明显。其中,交通运输类财政支出增速维持在高位,前5个月同比增速达32.7%。

发改委亦在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上半年发改委共审批核准固定资产投资项目94个,总投资4715亿元,主要集中在能源、交通、高技术等行业;核准企业债券112支3647.2亿元,同比增长131%。

从历史经验看,每当经济增长遇到困境时,基建投资拉动经济往往都是重点采用的,2008年和2012年莫不如此。目前来看,加大基建投资力度尚有一定空间,上半年5.8%的基建投资增速虽然高于去年的3.8%,但远低于往年的两位数增幅。最近两年基建投资增速下行,既有结构性去杠杆过程中地方政府主动压缩低效率基建项目原因,也是紧信用下融资难的被动选择。

当然,加大基建投资力度也不能盲目,前几年低效、无效投资遍布的教训殷鉴不远。此次发改委发布会上,发言人孟玮提出下一步将精准聚焦补短板重点领域,抓紧推进重大项目开工建设的同时,还强调要持续深化投资领域“放管服”改革,坚决不搞“大水漫灌”,切实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这是因为,虽说加大基建投资力度能起到政策托底稳增长的效果,但过度依赖于基建投资带来的短期增长反弹,从长期来看弊端不少,包括加剧地方债务风险、基建对于经济的边际效益递减等。而且,不可否认的是,此前几轮以基建投资为主的刺激计划,确实也留下了不少后遗症,包括较大的过剩产能、较高的企业资产负债杠杆和较多的产品积压库存。

从既定政策来看,地方债将在三季度继续加码,支持基建投资,这也是稳增长的需要。在这一过程中,如何减少低效投资、防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至为关键,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投资精准聚焦补短板重点领域。

目前来看,我国在教育、医疗卫生、文化、体育、养老、婴幼儿托育等领域的相关设施还存在不少短板,需要进一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此外,脱贫住房、棚户改造、公租房以及农业、水利等领域也有一定的提升空间。因此,投资的着力点应集中于这些基础设施与社会民生领域。

与此同时,政府对一些基建项目的审批,应该多一些事前的研究认证,以及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此外,经济账和社会效益账要有所兼顾,避免出现低效基建和新一轮的产能过剩。

应该说,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投资对稳增长很有必要,但投资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稳投资应精准集中补短板领域,稳投资应小心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