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IMF史上第多个违反合同发达国家,甘休三年纾

2020-04-28 作者:财经资讯   |   浏览(175)

8年了,曾因债务危机搅动整个欧洲的希腊,即将告别依赖援助的日子。当地时间20日,希腊将退出援助计划,准备重回国际资本市场。 “对于多年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来说,能够正式退出国际救助计划,择机重返国际资本市场,的确是令人振奋的消息。”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孙彦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救助计划附带的严苛的财政紧缩条件对希腊经济造成了强烈冲击,但是避免了希腊政府债务无序违约,也迫使希腊开始进行严肃的结构性改革,因而逐步提振了国际市场对希腊的信心,也为该国经济体系恢复自生能力创造了条件。同时,也必须看到未来希腊经济发展仍面临诸多困难。 无“免费的午餐” 今年6月22日,欧元区19国财长就希腊债务减免达成一致,即同意希腊延期10年偿还过去的很大一部分债务,并延长债务年限,此外还将发放150亿欧元新贷款,以确保希腊政府在8月20日退出本轮纾困后继续靠自己的力量维持下去,依靠市场融资支付其账单。根据这份“历史性”协议的安排,在依赖援助资金8年之后,希腊将正式退出救助计划,准备重回国际资本市场。不过,希腊目前只能通过发行债券来融资。 在过去8年,希腊从以欧洲央行、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三驾马车”为首的国际债权人处获得三轮、约合323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2010年,希腊政府向IMF等国际债权人求援,首轮救助的规模达1100亿欧元。第二轮救助出现在2012年,当时的规模为1382亿欧元。第三轮则在2017年,为860亿欧元。 在希腊总计3230亿欧元的债务中,欧元区各国政府和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等所占比例达76%。在欧元区各国政府中,德国提供的贷款最多,为560亿欧元,法国提供了420亿欧元,意大利370亿欧元,其中既包括从这些国家获得的双边贷款,也包括源自欧洲金融稳定基金的贷款。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国际债权人要求希腊政府实施长期严苛的紧缩性政策,包括增加税收、削减工资和养老金等福利、裁撤公务员、出售国有资产、推行私有化等举措。2011年上台的希腊前总理帕帕季莫斯(Lucas Papademos)严格地执行了国际债权人要求的措施,希腊开始走上5年的紧缩之路。对于此前过惯了大手脚花钱度日的希腊民众来说,紧缩政策使他们深感屈辱,并将怨气集中到了国际债权人身上。于是,在2015年的希腊大选中,打着“反紧缩”旗号的左翼激进联盟党异军突起,该党领导人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成为新一任希腊总理。 在与国际债权人讨价还价的日子中,齐普拉斯不惜利用民众的不满情绪发动公投,以“脱欧”威胁国际债权人在紧缩政策上的让步。彼时,以德国为首的欧盟陷入了两难,如果任由希腊政府资金枯竭、银行倒闭,甚至退出欧元区,欧盟一体化进程将出现重大倒退;而做出让步,则变相鼓励了其他国家中反紧缩的势力,也会危机欧洲一体化进程。好在最终无论是欧盟还是齐普拉斯政府都选择了妥协,为此后一轮又一轮的纾困计划谈判营造了氛围。 沉重的债务负担仍在 尽管纾困计划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希腊民众的生活,但希腊整体经济出现了一些喜人的迹象。希腊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希腊终于摆脱了持续9年的经济衰退,实现了1.4%的经济增长。当年7月,希腊政府重新发债试水成功。作为拉动希腊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2017年希腊旅游业同比增长17%,农业、食品、汽车业、航运业等持续增加的出口也是希腊经济复苏的重要推动力。联合国贸发组织的报告显示,2017年希腊的外国直接投资达到40.46亿美元,同比增长31%,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高点。 孙彦红认为,这些都表明三轮救助计划对于希腊经济体系恢复活力发挥了积极作用。 虽然希腊即将正式告别借钱度日的尴尬局面,但不可否认的是,沉重的债务负担依旧存在。希腊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希腊的国内生产总值预计约为1850亿欧元,债务占比仍高达178%。 IMF在对希腊的最新经济评估中指出,2022年希腊缓冲现金储备将减半,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更多的债务减免措施,希腊“可能难以长期保持市场准入”。因此,IMF建议欧元区国家对希腊给予更多长期债务援助。IMF认为,已有的援助措施可以帮助希腊中短期进入国际资本市场,但是长期来看,为了防止再次出现需要救助的情况,并重振投资者的信心,欧盟政府需要提供更多债务援助。 在今年6月将希腊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B”提升至“B+”后,标普表示,希腊下一阶段的重要任务是保护经济改革成果,并进一步采取有效措施,重建经济健康与银行领域的信心,并吸引外国资本流入来资助经济增长。 孙彦红认为,考虑到希腊自2016年以来已经实现财政盈余,加之2018年6月欧元区财长会议达成的为希腊减债的重要协议以及IMF的积极态度,希腊在正式退出救助计划后和择机重返国际金融市场之前,将拥有较为充足的资金来偿还到期债务,这使得未来几年希腊发生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后纾困时代”挑战多 当然,孙彦红也不否认希腊未来经济发展仍面临诸多挑战。他认为,“后纾困时代”希腊经济面对的挑战,首先是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仍高达178%,且将继续实行财政紧缩措施,这严重压缩了政府进行公共投资的空间。 其次,希腊银行体系仍较为脆弱,不良贷款比重高,银行放贷能力受限会抑制投资。再次,失业率仍在20%以上的高位,为欧元区最高,居民收入水平低,限制了国内消费能力;最后,自2010年债务危机以来,希腊有接近40万人移居到国外就业,其中大部分是四十岁以内的专业人士,人才流失造成其经济复苏缺乏后劲。 孙彦红说:“这些问题如不能得到积极应对,不仅将威胁希腊经济前景,也会影响欧元区经济的平衡发展,需要从欧元区和欧盟层面做通盘考虑。”

周二欧元区财长拒绝希腊要求紧急援助的请求,希腊未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IMF)偿还到期的约15亿美元债务。这是IMF在70年历史中首次遭遇发达经济体违约的情况,以及单一违约规模最大的事件。

图中为一个破碎的、印有希腊国旗图案的零钱罐。

IMF发言人Gerry Rice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希腊政府未能在截止日前偿还欠款。该国违约债务正值希腊反紧缩政府和其债权人处于对峙局面之际,这种情况已将该国推向金融崩溃和潜在退出欧元区的边缘。

Rice表示,IMF已通知其执行董事会希腊正式处于违约状态,在还清欠款后才能再次获得IMF的资金。该组织表示,希腊所提延长原订周二到期的还款期限的请求,将在适当时机交由IMF的执行董事会表决。

从技术层面来说,IMF的董事中若有70%同意这项请求,IMF便能允许该国延后还款。不过,这家借款机构已表明,自1982年以来便不曾同意过此类延期,这次也不太可能对希腊破例。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向欧洲稳定机制提出了两年的延长救助申请,以支付未来两年希腊所有的财政需求,包括债务重组计划。根据该提议,希腊希望新的援助计划帮助其支付2015-2017年间到期的291.5亿欧元的债务。这份由齐普拉斯签署的提案还要求延期现有的2450亿欧元的救援方案。但是,延伸和债务重组的要求遭到了欧元区财长的拒绝。

希腊历史性地成为IMF欠债俱乐部的首个发达国家,此前这一俱乐部成员只有苏丹、津巴布韦等最贫困国家。

在距离希腊纾困协议失效只有几小时的最后时刻,欧元区各国财长拒绝了希腊总理齐普拉斯有关延长纾困协议的呼吁,这让希腊在该国金融体系濒临崩溃之际失去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在一场仓促组织的电话会议中,欧元区各国财长也对齐普拉斯意外提出的第三轮纾困请求反应冷淡。周二,在发给欧元区5000亿欧元救助基金的信函中,齐普拉斯提出了291亿欧元的请求,这是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尖锐对峙的最新转折,让布鲁塞尔许多人感到意外。

一些欧洲官员不假思索地拒绝了这种呼吁,而其他人则猜测,齐普拉斯此举只是为了在本周日就先前纾困方案举行全民公投之前加强在国内的影响力。

时间节点

与此同时,希腊濒临破产的银行准备迎接欧洲央行(ECB)周三召开的可能极为关键的会议这场会议在希腊当前纾困协议刚刚失效后举行。希腊有人担心,欧洲央行在法兰克福的管理委员会可能提高当前为维持希腊银行运营而发放的紧急贷款的担保要求,此举可能导致该国金融机构至少有一家倒闭。

周日希腊将举行公投,决定是否接受新救助条款。希腊政府反对条件严苛的新救助条款,但欧盟支持者称这次公投将是关乎希腊是否留在欧元区的决定。此前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在议会表示,如果希腊公投结果是反对救助条款,希腊也不必退出欧元区。

如果公投中大多数选民投了赞成票,分析人士称,这可能迫使现任反救助协议条款的政府下台,并为组建一个愿意与欧洲和IMF就救助协议进行谈判的新联合政府铺平道路。

若果真如此,一个能够争取更多紧急融资的希腊新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将可能是偿还对IMF的欠债。履行对IMF的偿债义务将是希腊在恢复金融健康的漫长道路上需要最先采取的措施之一。

直播希腊债务危机

06:16:03 IMF:委员会将适当考虑希腊的请求

06:15:00 IMF:希腊请求延期还款

06:14:38 6月30日最后期限已过,希腊正式对IMF的17亿美元欠款违约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成IMF史上第多个违反合同发达国家,甘休三年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