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不在小鹏汽车小车IPO中投资,软银投资长记

2020-02-08 作者:财经资讯   |   浏览(137)

软银集团已决定不在蔚来汽车(NIO Inc.)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进行投资。据了解,今年早些时候,软银一直在就买入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的股份进行谈判。目前还无法知悉为什么这家日本科技行业巨头决定放弃投资。

原标题:多家企业被“放鸽子” 软银投资长记性

苦等几个月后,这些企业迎来的却是一场空。美国新闻网站Axios当地时间周一的报道称,在提交了价值数亿美元的投资条款清单后,软银最终放弃了对三家初创公司的投资。在外界看来,被WeWork坑惨了的软银似乎在投资决策上转了性,比之10分钟决定投资阿里、12分钟决定投资WeWork的疯狂,当下的软银显得谨慎得多,大有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架势。

Axios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软银一再推迟对初创公司Honor、Seismic和Creator投资的批准,最终全部放弃投资。不过,一位熟悉情况的人也提到,软银与初创公司的对话依然活跃。而据软银发给CNBC的一份声明,软银称他们的投资流程比不受监管的投资者和典型的风投机构更为严格,在某些情况下,流程花费的时间确实比预期的长,对此他们感到遗憾,软银会尽一切努力使被投资公司了解最新情况。

据了解,Honor是一家美国加州旧金山老年人家庭护理公司,去年11月,该公司收到了软银的一份投资协议书,根据后续的报道,软银计划向该公司投资大约1.5亿美元,但在圣诞节到来的一周前,这笔投资交易便被取消。Seismic是一家总部位于圣地亚哥的B2B销售软件制造商,去年夏天,软银向Seismic拿出了一份难以拒绝的投资协议书和高估值,但在去年10月Seismic首席执行官道格·温特与软银创始人孙正义进行了一次会谈不久后,交易就不了了之了。

与Honor和Seismic的遭遇类似,Creator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汉堡制作机器人开发商,按照原计划,软银与Creator签署了一份为期6个月的独家投资协议,而软银准备投资的规模是Creator筹集的2500万美元的数倍。上个月,有消息人士透露,软银最初的投资计划已经终止,但也有人透露,谈判仍在进行。

软银眼下的态度很难让人不将之与对WeWork的失败投资相联系。上市失败,估值崩盘,WeWork宛如泡沫破灭,随之而来的是整个软银跌下神坛,而软银投资的另一个明星公司Uber也始终陷于亏损的泥潭不能自拔。就在市场传来软银取消投资三家公司的同一天,还有美国媒体称,软银投资的硅谷初创企业Zume Pizza计划裁减至多80%的员工,如果这一消息属实,这将是继WeWork等之后,软银投资失利的最新例子。

对于撤销对三家公司的投资原因及Zume Pizza裁员情况和2号愿景基金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软银,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去年6-9月,软银一朝亏损64亿美元,成为创立以来最差季度表现。当时的财报发布会上,孙正义难得承认,他高估了WeWork的价值,后来发现该公司存在各种各样的治理问题,包括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的超大权力和绝对控制权。

关于诺伊曼,这里面还有另一个故事。在市场传言中,诺伊曼只带着孙正义在WeWork总部周围逛了12分钟,后者就决定了44亿美元的大笔投资。那时候,孙正义问了诺伊曼一个问题,“在战斗中,聪明人和疯子谁会赢?”可想而知,当诺伊曼以“疯子”做答时,孙正义回应,“你是正确的,但你们还不够疯狂”。

眼下,孙正义正在为自己的疯狂而买单,而撤出这些投资还与另一个问题息息相关——软银正在筹备的2号愿景基金。CNBC的报道称,软银决定撤出潜在投资可能是其加大数十亿美元2号愿景基金时采取更为谨慎态度的一个征兆。此前曾有人透露,孙正义正在考虑将投资重点放在获利能力和公开发行上,而不仅以快速增长为重点,而这一战略便包括了放慢对2号愿景基金的投资速度。

去年末,有消息称,软银愿景基金主管Misra表示可能将在今年一季度完成第二只愿景基金的首轮300亿美元募资。而受WeWork IPO失败影响,2号愿景基金募资规模比1号愿景基金第一轮募资1000亿美元的规模要小很多。去年11月,彭博社还报道称,软银集团悄悄完成了其第二只技术基金的初始募资活动,筹集了大约20亿美元,仅达到其目标1080亿美元的一小部分。

2019年7月,软银宣布正式成立软银愿景基金2号。值得注意的是,Seismic本被认为是1号愿景基金最后一家投资的公司,后来变成2号愿景基金可能进行的第一笔或第二笔投资交易,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投资烟消云散。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软银不在小鹏汽车小车IPO中投资,软银投资长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