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谢开讲,你必须面对的未来10个大趋势

2019-08-09 作者:财经资讯   |   浏览(162)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20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6月30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突然喊出:「明年,全球看不到燕子。」十分明确地对未来景气发表了自今年第二季以来最悲观的看法,老当益壮的张忠谋还预告,美国二O一三年才会好转,欧洲问题更严重。这一席话有如新末日博士鲁比尼的化身。

第二波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即将退场,全球投资人再度如惊弓之鸟。美债问题、希腊危机、中国硬着陆的问题,所有问题环环相扣,O八年金融海啸重创全球经济,及二次经济衰退的疑虑,使得五、六月全球股市跌跌不休。这其中对景气反应最敏感的半导体与面板、PC股价都跌得四脚朝天。

其实台积电的晶圆代工就站在产业的最前线,台积电从订单多寡,看景气的未来一向精准,张忠谋一席话等于告诉大家,明年景气恐怕继续探底。一二年对台湾经济的考验恐怕是挑战很沉重的一年,除了景气看淡外,台湾的产业还必须面临十个大考验。

以半导体产业来说,供应设备的应用材料这两个月从十五.九七美元跌到十二.二六美元,跌幅达二二%。今年首季营收达一二八.七亿美元,成长二五.六%,净利三十一.六亿美元,EPS达O.五六美元的英特尔也从二十二.九六美元跌到二十一.O六美元,本益比都跌破十倍,难怪外资最近把矛头对准台积电,因为英特尔的本益比已剩下九.九一倍,台积电仍有十一.二七倍,当然股价上涨不易。

一是重资产投资恐成大灾难,从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面板到太阳能、发光二极体,明年都要继续面临沉重的压力,最近台塑集团决议增资七十七亿元力挺华亚科,而南科也将私募,募集上限一五O亿股,计画筹资三百亿元,由于景气低迷,增资将全数由台塑集团吃下。在DRAM景气低迷声中,台塑集团一肩扛下两家DRAM厂安危,堪称勇气可嘉。不过南科、华亚科从建厂以来,亏损金额已超过一五OO亿元以上,上一次台塑增资南科,每股溢价十六.五元,溢价二十二.五元增资华亚科,这都是二O一O年发生的事,如今南科每股净值仅剩三.九元,华亚科这次增资每股暂定七元,显见大股东也无力抵抗景气快速下滑的残酷调整。

最近找不到执行长的超微股价从九.一七美元跌到六.七四美元,股价也跌了二六.五%。最受瞩目的是美光,从十一.九五美元跌到七.二美元,股价跌了四O%。这家老牌DRAM大厂,在九O年代DRAM景气大好之际,股价直逼一百美元,如今徘徊在个位数,市值缩到剩下七十二亿美元。全球DRAM产业大厂、小厂都一样惨。最近南韩三星股价从一O一.四万韩元摔落到七十八.八万韩元,海力士更是从三万七四OO韩元跌到二万四一OO韩元,股价一下子跌了三五%。日本的尔必达也从二一二O日圆跌到八四O日圆,尔必达在台挂牌的TDR也都跌得鼻青脸肿。

DRAM已成台湾超级大钱坑的产业,三十年来,台湾厂商前仆後继不断投入,如今落得两手空的下场。顾能公司表示,今年DRAM产值还会再衰退二六%,三星领先台厂至少二个世代,台塑继续力挺南科与华亚科,如果不是在新制程、新技术迎头赶上,未来恐怕是肉包子打老虎。

**茂德告急是整体DRAM产业大事**

这些具竞争力的DRAM大厂股价都惨跌,台湾二线小厂当然更惨,第一家可能中箭落马的是茂德。很早就已经沦为全额交割的茂德,股价最後跌到O.五一元,总市值只剩下一二九.七亿元。茂德股价跌跌不休,俨然成了「僵尸企业」,苦了过去积极参与联贷的银行团。目前茂德的银行借款合计五八七.七亿元,其中八大行库就达三九四亿元,最大的苦主是台银的八十八.五一亿元,其次是合库的八十.二三亿元,然後是台企银、华南银行及土银都超过四十八亿元。为了面对茂德财务恶化带来的经营风险,各银行纷纷提列备抵呆帐损失,有的则对茂德提出最後通牒,要茂德端出自救方案。

茂德告急,绝对不是茂德一家单纯的事,是整个DRAM产业的大事,不但是DRAM制造受冲击,恐怕连模组厂也会有事。DRAM产业万一发生骨牌效应,冲击最大的,是过去积极争取联贷的债权银行。未来,若景气没有好转,那麽举债比DRAM更大的面板产业,恐怕会对台湾带来更加沉重的压力。

过去二十年来,台湾电子业蓬勃发展,支撑起台湾电子业半壁江山的就是半导体与面板产业。我们不知已经历了多少内阁更迭,每一任阁揆最骄傲的是「两兆双星」产业,台湾第一个达到上兆元产值的是半导体产业,其中台积电更是台湾的荣耀。另一个兆元产业是面板产业,单是友达与合并後的奇美电,营收加起来已达九千亿元。

DRAM大亏不止,也冲击到银行体系,最近惠誉机构才警告台湾银行业放款过度集中双D产业,目前南科负债一一三一.三八亿元,华亚科九二九.O五亿元,力晶是七九八.二五亿元,三家主要DRAM厂负债达二八五八.六八亿元,这是可怕的债务负担,再把已送入加护病房的茂德算进去就更惊人了。

**面板厂将重蹈DRAM覆辙?**

「二兆」产业几乎是台湾IT产业最得意的佳作,因为我们有了晶圆代工,繁衍出了很多IC设计产业,像联发科市值一度超过六千亿元,台湾有为数众多的IC设计公司,在全球具有渗透力与竞争力,而面板产业则含盖了整个产业聚落,从背光板、彩色滤光片到偏光板等次产业,面板产业在二OO七年最好的时候,友达以七八一.七七亿元的资本额,税後纯益达五六四.一八亿元,EPS达七.二二元,那个时候奇美电、群创也有好成绩,台湾面板业整合出了两只老虎,与南韩的三星及LGD形成对峙之势,一度让台湾面板产业充满希望。

但是这三年来,面板价格大幅下滑,加上台币升值带来汇损,而苹果靠iPhone与iPad大获全胜,南韩切入AMOLED(主动矩阵有机发光二极体),卓越的触控技术,将台湾面板厂边缘化,在智慧型手机与平板电脑几乎找不到位置。O九年起,友达出现二七二.四五亿元的亏损,去年虽小赚,但从去年第四季起又出现大幅亏损。

不妙的是,台湾面板厂从奇美电、华映到友达,都涉入反托辣斯的诉讼纠纷。奇美电前总经理何昭阳赴美服刑,奇美电今年第一季为了支付欧盟反托辣斯诉讼的一次性费用及利息支出六十八.七亿元,单季亏损达二四一.二七亿元,很可能出现连三年的亏损。台湾面板业的两只老虎都出现大额亏损,开始有很多人担心台湾的面板业会不会重蹈DRAM覆辙。

让大同集团感受到最沉重压力的华映,去年减资九九九亿元,资本额从一六四八.五七亿元减到六四九.五七亿元,这堪称是台湾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减资行动,让华映每股净值从三.九一元拉升到七.一五元,大同集团又办减资,又办私募。但是华映近三年亏损六八O.八三亿元,华映股价跌到三.三元,市值只剩下二一四.一七亿元,这与六O七.一五亿元的债务,形成了强烈对比。华映起不来,也拖累大同,今年大同减资三二一.三四亿元,也是震惊股市的大消息。

金融海啸後,美国用印钞票的手段,一度让全球经济回春,但是实体经济的调整似乎没有那麽顺遂,以最近苹果大力采用ARM晶片,造成英特尔腹背受离,南韩的LGD股价最近突然从四一四五O韩元跌到二八八五O韩元,股价瞬间跌掉三成。台湾双D产业都以标准规格为主,今年恐怕会面临最严厉的考验,这其中DRAM恐怕是生死存亡最关键的一战。

台湾DRAM第一家公司应该是茂矽,九O年代,茂矽与华智合并,从此展开台湾投资DRAM之路;第二家DRAM上市公司是华新焦家投资的华邦,九五年茂矽一上市股价就写下一一二.五元天价,华邦也创下一O八元天价,这是DRAM最炙手可热的年代。

二OOO年美国科技泡沫吹破之前,DRAM又有一波高潮,茂矽涨到九十三.五元,华邦涨到一O六.五元,茂矽子公司茂德也一度大涨到一五一元。在茂矽与华邦之後上市的力晶也一度涨到八十.五元,台塑集团的南科也曾在二OOO年涨到七十七.五元,但是进入新世纪,DRAM开始节节败退。

目前银行团对茂德债权高达五七八亿元,放款几乎都集中在官股银行身上,例如,台银有八十八.一亿元,合库八十.六亿元,华南银行四十八.六亿元,土银也达四十八.二亿元,多数民营银行都已将茂德放款当成呆帐提列,只有官股银行仍挂在帐上,一家茂德可能让银行吃掉可观的呆帐,而其他三家DRAM厂仍有近三千亿元负债。

**缺乏自力研发技术 难逃巨额亏损命运**

台湾的DRAM产业缺乏自力研发技术,只能在国际大厂中寻找技术授权的夥伴,像华亚科与南科,一度与英飞凌合作,後来又与美光结盟。茂矽最早与日本OKI,後茂德又靠拢海力士,力晶则与尔必达,但是不论如何挣扎,最终都难逃巨额亏损命运。

例如有台塑集团当後盾的南科与华亚科,两家DRAM公司近三年总共亏掉一二七八亿元,力晶在O七年到O九年的三年之内亏损了九二二亿元,让大股东黄崇仁必须为找钱伤脑筋。这次经营陷入困难的茂德从O七年起,四年之内共亏损八四九.四亿元,这已是茂德减资後股本二五四.三五亿元的数倍。从结果论来看,DRAM景气好也赔,景气不好赔更多,已是纯烧钱的行业。

金融海啸後,DRAM产业已拉警报,当时经济部长尹启铭有意请出联电集团宣明智,重组台湾DRAM产业,但业者无共识,就不了了之。这两年台塑体系的南科与华亚科全力靠拢美光,力晶则以卖瑞晶股权给尔必达,再靠减资撑了一年多,如今,顶着八百多亿元负债,股价跌到三.六五元,市值只剩下二O四.七亿元,也是在存亡的关键点上。

DRAM与面板突然变成烧钱的行业,过去二十年政府注入很多心血、资源,加上免税、奖励投资撑起来的天之骄子产业,未来两年若无法撑过这场经济调整的压力,对台湾的电子业,甚至是台湾国力恐怕是重伤害。

大家要知道,双D产业都是靠巨额资本撑起来的产业,DRAM也好,面板也好,业者都必须高额举债。像是奇美电目前负债总额是四三四四.六三亿元,许文龙过去背三千多亿元的债务压力,以往优游自在的身影大受影响。群创与奇美合并後,负债又更上一层楼,最近奇美电股价跌到二十二.一元,市值剩下一五一五.九亿元。友达的总债务是二七四五.九四亿元,但股价跌到十八,九元,市值也只剩下一六六八亿元,目前奇美电每股净值三十三.六八元,股价净值比只有O.六五倍,友达的每股净值二十八.七五元,股价跌到十八.九元,股价净值比也是只剩下O.六五倍,都可看出市场对面板两只老虎,存在着十分保守的心态。

政府为了扶持双D产业发展,除了给业者投资奖励、租税减免的方便之门外,台湾的银行业是双D产业最大助力。目前,四家面板厂负债总额是七八四O亿元,暂时不算茂德,只算南科、华亚科及力晶三家DRAM厂,负债也有二八一六.三亿元。单是这七家双D企业,已堪称是上兆负债产业,未来若双D产业不能从困局中走出来,那麽热中联贷的官股银行,恐怕会是最大输家。

更可怕的还在後头,今年面板厂的营运一季比一季差,友达今年亏掉将超过五百亿元,奇美电也将亏损超过六百亿元,可怕的是中国在面板产业仍在加速扩张,最近还传出人才挖角战,可真是利空连连。眼前还得面对巨额债务的问题,例如,奇美电总负债四三五八.八六亿元、友达负债二九五三.六七亿元、华映是五七五.四五亿元,三家面板厂欠下总债务达七八八七.九八亿元;再加上三家DRAM负债,算起来将近一.一兆元,正好应验了惠誉机构的警示。

**DRAM堪称价值毁损代表**

台湾发展DRAM产业已不下二十年,这二十年当中,台湾拿了几兆台币的钱,向国外大厂如应用材料等买设备,那些卖设备给台湾的半导体设备厂是大赢家,而参与DRAM投资的业者,他们享有投资抵减,甚至买设备赚钱的好处。而政府则在DRAM业者从八寸厂到十二寸厂的巨额投资中,拉高了民间投资的数字,对政府的GDP成长数字加分。

除此之外,台湾好处不多,而且後遗症不少,其一是DRAM是价值毁损的代表。很多DRAM公司股价都从百元以上跌下来,DRAM产业好的时候,从未发过一毛钱现金股息,都是印股票给股东,最後又因为巨额亏损,数百亿元股本又减资减掉了。像茂矽一度减资到五十七.六三亿元,散户投资DRAM股,只是拿到一张张愈来愈没有价值的股票,DRAM堪称是过去二十年来价值毁损最严重的「惨业」。台湾中产阶级过去十几年来,快速式微,很多股民财富大缩水都是如此。

另一方面,业者买设备就可免税、投资抵减,政府损失了庞大税收,但更要命的是银行,是最大苦主。银行业贷出了上兆元的钱,如果有什麽三长两短,这对银行业的冲击,恐怕会是九七年亚洲金融危机後,银行业打资产缩水呆帐打了二兆多台币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债权危机,最後恐怕又是全民买单。

以台湾一个岛国经济形态,原本不适合奖励重资产投资,偏偏民间、官方都好大喜功,很多业者对一口气砸下千亿元的十二寸半导体厂,或八.五代面板生产线面不改色。像台湾已成为全世界最密集的十二寸半导体厂集中地,大家花钱买设备後,纷纷加入大量生产的杀价行列,最後杀到见骨了还不知停手。回头想想这一页产业发展历史,我们图的是什麽?

今年眼看DRAM这一关难过,面板的苦日子也来了,下一个大家一窝蜂投资的太阳能也不能大意。在创新决定价值的年代,花大钱买设备的重资产投资,已到了要改弦易辙的转捩点,请政府当局多想想台湾双D产业的未来吧!

--整理 张雅菁/杨淑祯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立场.

面板产业债台高筑,景气又见不到曙光,亏损金额加剧,当南韩面板厂转攻主动有机发光显示器及广视角的IPS时,台湾面板厂还在大尺寸面板苦战,今年苹果的iPhone、iPad席卷全球,但是台湾的面板厂却分不到一杯羹,从股价来看,面板股股价低迷,已严重形成另类「资不抵债」的现象。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奇美电负债四三五八.八六亿元,但股价最低跌到十.九五元,市值仅剩八百亿元,友达负债二九五三.六七亿元,股价掉到十一.八五元,市值只有九二三亿元,其他如彩晶股价跌到一.八五元、华映跌到二.一元,已可看出不管是面板老虎或面板小猫都陷入岌岌可危的险状。DRAM与面板都是台湾砸下巨资投入的重资产投资,如果整个产业沉沦,对国力是个重伤害。

面板与DRAM前途茫茫,已形成国人共识,现在更残酷的是太阳能与LED这两个节能环保明日产业,因为投资过量、过速,很快地也形成灾难产业,今年第二季太阳能上中下游相关公司都出现巨额亏损,像荣化转投资最上游矽原料厂福聚能源,在未上市一股难求,股价一度喊到五百元;但是产业急转直下,福聚能源上了兴柜,股价却跌到三十四.六元,且乏人问津,今年所有太阳能股股价的惨跌,令人看了怵目惊心。

可怕的被大家视为明日产业的风力发电,也因为投资过剩,如今也出现杀戮战场的景况,在上海上市的华锐风电,股价从八十八.八元人民币跌到二十.九四元人民币。在香港上市的金风科技,更是从上市的二十一.八港元跌到三.二六港元,从股价就可以看出产业肃杀的一面。同样有国家补贴,产业快速扩张,如今杀戮加剧的LED也是如此。最近亿光董事长叶寅夫大声疾呼,政府应重视LED产业生态,免得台湾在中国与南韩夹击下,快速陨落。LED、太阳能、薄膜电晶体液晶显示器到DRAM,都是台湾投资最大的产业,但竞争力逐渐式微,台湾的产业竞争力也将随之减弱。

**代工产业价值式微成了新困境**

二是台湾银行业下一个呆帐危机,放款过度集中在双D产业,从茂德一出事,官股银行立刻受到冲击,可以看出台湾银行业的下一个危机很可能来自电子业。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台湾的金融业为了房地产业打销逾二.四兆元新台币呆帐,这回茂德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未来风险最大的可能来自联贷比率很高的国营金融行库。

三是创意价值极大化,制造价值极小化的危机。今年七月,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教授发表iPad与iPhone产业价值链,到底谁分到最多好处?这项研究结果令人怵自惊心,在iPhone的价值链中,苹果代表的美国独享五八.五%的利润,而以鸿海为主的台商只分到O.五%,提供零组件的南韩则获得四.七%的利益。

若是换成iPad,以苹果为主的美国仍独享三O%利益,台湾分到二%,南韩得到七%,这篇论文把苹果价值链说得非常清楚,台湾负责组装,但在整个产业价值链却是最微不足道。这是台湾深耕电子代工产业三十年之後的新困境。

今年IT有两个重大的发展,一个是谷歌斥资一二五亿美元并下摩托罗拉移动(Moto Mobility),谷歌看中的不是摩托罗拉手机制造能力,而是其手上握有二.四五万项专利,从摩托罗拉与诺基亚的式微,可以看到手机代工产业遭到压缩的残酷一面。

另一个是惠普决定分拆PC部门,惠普原本高价兜售,却乏人问津,其间,三星最早表态,联想意愿也不高,在求售无门的情况下,惠普决定只分拆不出售,也正好看出PC代工业正快速式微。PC与手机都是台湾代工产业链最吃重的环节,如今都面临制造价值极小化冲击,也是台湾产业陷入困境的警讯。

四是全球化创造赢家通吃的时代。贾伯斯逝世前推出iPhone 4S,一开始大家都感到失望,没想到首日销售却出现破纪录的一百万支,苹果的股价也冲到四二六.七美元的历史新高,市值推进到三九五五.八九亿美元,凸显了苹果赢家通吃的新面貌。

另一个新赢家是亚马逊,股价写下二四六.七一美元历史新天价,市值也达一一一九.九亿美元,在後贾伯斯时代,亚马逊创造一O六倍的本益比,亚马逊的执行长贝佐斯(Jeff Bezos)後劲看好,也显示亚马逊未来在电子商务及B2C的电子商场威力备受期待。这种赢家通吃的景象会愈来愈显着,台湾缺乏国际竞争优势的大厂,未来面对的威胁也最大。

**产业转型找出路才是新契机**

五是传统产业快速科技化,而电子业则陷入传统产业化。二十年前,传统产业都是劳力密集产业,後来因为不敌工资成本快速上扬而出走,有了这个教训,很多传统产业劳力密集度不高,厂房自动化设备完善,在这一波中国加薪潮中反而冲击不大。反倒是电子业以组装为主,鸿海、富士康在中国雇用八十五万名劳工堪称代表作,也是这一波中国大陆加薪潮下最大受害者。

最近传出的可成关厂风暴,可以看出中国在经济快速发展上去之後,对环保条件已趋于严格,台商若不努力思考转型,未来将面临更多的困境。

六是中国是市场还是生产基地?从中国连番加薪来看,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角色已逐渐告一段落,将来高附加价值的制造链,可能回台湾生产,而低附加价值的劳力密集产业,恐怕必须向孟加拉、缅甸、泰国、菲律宾等地寻找新出路。

反倒是中国连番加薪创造的消费力,未来仍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过去十几年来,台商从康师傅、旺旺都可看到快速成长的新风貌。未来电子业必须从代工转型到市场去寻找出路,像岳丰就从网路设备切入到大小麦克的卖场,寻找新的发展商机。

七是中国制造的回销压力。两岸经济协议後加速交流,未来陆资来台投资将常态化发展,台湾须面对人才争夺战。最近从LED到面板,都出现大陆来台抢人才的景象,下一个很可能以中国大陆为生产基地的产品回销台湾,例如,从复盛出走到中国耕耘有成的汉钟精机,空气压缩机逐渐有低价回销台湾的机会,台湾本地产业将面临另一个压力。

**消费力崛起带动的新产业为亮点**

八是台湾新崛起萌芽的产业,饮食产业最具代表性。过去大家看到令人眼睛一亮的产业一定是电子业,但今年八十五度C股价一度到四OO元,摩斯汉堡的安心食品股价一度到三O五元,王品也到过五五O元,最近,瓦城上兴柜,也是一下子涨到二七O元,都令人眼睛为之一亮,加上通路产业带来的商机,这是台湾亮点产业。

九是中国消费力崛起带动的新产业,例如,汽车从小车到进口车,精品、金饰产业快速崛起,中国的白酒与红酒产业,凡是与中国十三亿人口沾上边的衣食住行产业,都可摇身变成大产业。今年深沪股市跌跌不休,但是像酒类股如洋河股份、贵州茅台、五粮液、古井贡酒等,股价都表现十分出色,在中国十三亿人口当中找商机是个大方向。

十是面对吃软不吃硬的时代,最近动作频频的ROVIO,在引进策略股东之後,将进行IPO,市值将从十亿美元起跳,这家从App诞生的线上游戏公司,很快的崛起,很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取代诺基亚,成为芬兰的新国宝。台湾专注在硬体制造,何不想想芬兰的蜕变?

--整理 张雅菁/曾祥进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立场.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千赢官网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老谢开讲,你必须面对的未来10个大趋势

关键词: 千赢平台 千赢官网